中国父母干涉子女行为分析

2022/08/19

转自知乎网友

一、行为模式分析

要理解中国父母的行为模式,首先可以从发展心理学中对于父母行为模式的分析入手。

发展心理学以两个方面:响应级别(Responsiveness)要求级别(Demandingness)为维度,划分出了四种类型:高响应低要求的 Permissive-宽容型、高响应高要求的 Authoritative-权威型、低响应高要求的 Authoritarian-独裁型、以及低响应低要求的 Uninvolved-漠视型(Baumrind, 1967; Maccoby and Martin, 1983)。

这其中,”宽容型”与“权威型”被广泛认同为良性的亲情关系(Parent-Child Relationship),而漠视型与独裁型明显地存在各自的缺点。

不难看出,良性亲情关系的特点是高度的响应,而在响应之后具体采取的要求与控制级别是高还是低都各有其优势:

权威型的特点(图中小字)包括负责任、高期许、互惠、弹性、标准清晰、坚定且自信等;

宽容型则为冲突回避、宽容、规矩少、仁慈、标准低、接受度高等。

权威型的父母在孩子心中像是可靠的高山与包容的天空,是他们可以依赖并获得人生建议的长辈;宽容型的父母在孩子心中像是有趣的流水与柔和的大地,是一位可以共享成长过程中欢笑与泪的朋友。

中国环境特点

然而中国的父母们重心却有一些些问题。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原因,中国的环境中个人的存在感总是低于(或至少略低于)集体。与西方的在家与家人各为独立人格、在外与陌生人谈笑风生截然相反,中国人更习惯于以一个个小集体为圈,圈内大家关系密切、在外与人保持距离。

这于是衍生了一个问题——控制欲。

美国为什么助学金如此常见?因为美国爸妈觉得孩子都养这么大了还找自己要钱也太烦人了。中国为什么家庭矛盾如此常见?因为中国爸妈觉得孩子天天找自己要钱让他们听自己点儿话怎么了。

这控制欲进一步体现在了对孩子的要求与期许上。湖南卫视《少年说》中的家长们就是各个方面的典型。永远觉得别人家的孩子更好,而在自己孩子身上却只能看到缺点。更重要的是,由于这份高控制、高期许,妈妈们更容易将自己放在父母的位置,从而进入一种父母自我状态(Parent Ego State)。

这是因为从我们小的时候,他们就一直在我们身边以领导者的身份为我们传道受业解惑,而当我们长大之后,惯性地将子女认为是自己的所有物而非另一位独立的人格。当因为要求标准高,而来到了这幅象限图的右半边之后,选择就只剩下了权威型与独裁型。愿意多多听取孩子的意见与心声的还有机会成为好的中国传统「严父」形象父母,做不到的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独裁型:「Because I said so.」你得听爸爸/妈妈的。爸爸/妈妈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别犟嘴。我管你是为你好。

中国爸妈的父母自我状态也是导致他们喜欢干涉子女一切的其中一个因素。这种认知状态共有三种:父母自我状态(Parent ego state)、成人自我状态(Adult ego state)、与儿童自我状态(Child ego state)(Ernst, 1971)。

爸妈容易觉得别家孩子好,是因为他们没带过那位别家的孩子,在面对别人家的孩子的时候,他们是以平常的、与对待其他人一样的成人自我状态在看待,会听别人家孩子说了什么、也会欣赏别人家孩子都会什么。然后面对自己的孩子,面对这个从出生开始就被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地喂大的孩子,他们很难跳出这个为人父母的状态。他们会觉得孩子懂什么,他们会觉得孩子应该按照他们说的做。

更可怕的一点是,这种「父母干涉子女一切」的行为模式,还可以被传承。

发展心理学中对于儿童虐待这一行为有一种分析,叫做代际传递(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Berlin et al., 2011; Dixon et al., 2009)。这种概念指出父母对待子女的行为模式将以一个循环(cycle)的形式为子女所继续传递下去。在一个循环中,有三种不同的身份,循环起始者(cycle initiator)、循环终结者(cycle breaker)与循环传递者(cycle transmitter)。大家在提及自己父母身上的缺点的时候总是说,等我长大了一定不会怎么怎么样。但残忍的是,在这样一个循环中,大多数人都只是区区传递者,只有寥寥无几可以跳出怪圈,结束这样一种传承。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不知来历但莫名很火的说法:

「终有一天,你会变成你曾经讨厌的样子。」

三、写在后面

鉴于此没有什么解决办法,生活距离上的远离是缓解的之一,广泛阅读与自我审视,带来的精神认知的提升是未来缓解之一,这才能对自己说,自己为人父母不会这样。